金光灿烂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扶弱抑强 > 正文内容

滑落午夜伤痕的雨_微小说

来源:金光灿烂网   时间: 2018-01-01

文雅急匆匆地说:杜鹃,你快来看看我的头发怎么样,这是我新做的发型,你快点过来帮我看看,我着急。

杜鹃因为昨天和朋友们在酒吧玩,多喝了几杯,今天都已经上午10点多了,还没醒酒呢,还在床上睡觉呢。听到文雅的叫声,也没有真正的清醒过来,一翻身说了一句:你赶着去相亲啊,那么能吹命,我昨天都喝多了,我还要睡觉呢,你可别闹了,好不好啊!

文雅生气地说:我就是相亲,你快点看看我还有那没收拾利索,你是比较时髦的,见过世面的人,求你了。

杜鹃还没有等到文雅说完话,就从床上爬起来了,几乎那点酒劲已经完全清醒了,非常惊讶的地说:你说什么呢!相亲,是真的吗?

文雅很认真地说:我们都老大不小了,好不容易有人能看上我,条件还挺好的,有房子,父母都退休了,家里还没有负担,他现在还是个局长,就是年龄比我大几岁,说好了,今天人家请我出去完,你说,我能不好好的打扮一下么!

杜鹃没有等文雅说完,又焦急地说:那你的男朋友,身材有多高,长的帅不帅气,什么文凭,有钱么,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么,以前处过女朋友么,是不是离婚的,身体有没有毛病,你都打听清楚了么?

文雅都听傻了,那一连串的问号,把文雅给弄迷糊了,一个也没记住。只是焦急地说:我能嫁出去就不错了,那还有什么条件可讲啊,在不嫁,我就老家里了,快帮我看看。

杜鹃很懒散地来到了文雅的身边,上下大量了一下说:今天的文雅真的很漂亮,没有一点过的,看起来都很舒服,这衣服不象是你自己买的,这么高档,你怎么舍得买这么贵的衣服呢。

文雅很高兴地说:都是他妈买的,他妈领我去的专卖请问患上羊角风需要怎么治疗呢?店,是专卖店里最贵的的衣服,这几件加起来,是我两年的工资的总和,都不够呢!

杜鹃很心急地说:那他叫什么名字,你们见过几次了,都彼此熟悉么?

文雅非常幸福地说:他叫张平,是通过朋友介绍的,那人可好了,非常的憨厚,从来都没碰过我,就和他握过几回手,没次见面,他都非常有风度,很有气质,真有那种男人的味道,我真的喜欢上了他了,如果真的能够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不要,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好的人,他可关心我了,好象还没有非分之想,就象大哥哥一样的好。

说完,就拍了一下杜鹃的脸,很关心地说:你也和我一样,别在挑剔了,只要对你好,就行了,别那么苛刻了,好男人现在不多了,要抓紧了,在过两年,就成老太婆了。

说完就象小孩一样消失了。

杜鹃愣呵呵地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说。

原来,那个张平就是杜鹃的初中同学,在上初中的时候,张平就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了,周围就有一些漂亮的小女孩子追逐,当时的杜鹃在班级里是非常平常的的小女孩子,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是张平就是喜欢和杜鹃在一起玩,同时也遭到了一些女孩子的攻击。但是,这些毕竟都是次要的。

等到初中毕业的时候,张平提出了要明朗一下两个人的关系。当时,由于张平的父母都是工人,而且生活条件也非常差。张平的学习也不太好,就这样杜鹃没有答应和张平的关系明朗化,只是含糊其词地在朦胧中拖了下来。

转眼开学了,张平考上了师范大学,杜鹃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从那以后,杜鹃就不和张平来往了。原因是杜鹃的发展前途非常的远大,而张平明显就是一个老师而已,没有什么太大的出息了,怎么临沂市老年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混,两个人的条件也不会好。再说自己在西南政法大学毕业以后,有可能就留在了西南,将来就更朦胧了,难以预料。

就这样,在上学期间,杜鹃接到张平的来信,也不给回复,久而长之,淡淡地断了联系。

杜鹃真的在当地找了一个可心的朋友,是一个搞工程的开放商,条件非常的优秀,花钱如流水,整天如胶似漆地混在一起,学业荒废了,几乎出了大问题,后来还是不欢而散。

杜鹃由于成绩不佳,没有被推荐单位看中,只好回家了,在一家比较好的企业打工,这才认识了文雅,成为了好朋友。

在这期间,他也打听了张平的事情,了解到张平在某单位做局长,就想去找张平谈一谈,可是自己觉得很没有趣,事情就这么拖延下来了。

今天,这么听文雅这一说,心理说不出来的酸溜溜,打不起精神来,心理想,文雅那一方面都不如自己,说话缓慢,走路缓慢,身材一般,长相一般,什么都一般,怎么能配的上张平,张平是不是有毛病了,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我有几会呢?

于是,杜鹃向窗外看了一眼,真的很好,文雅还没有上车,在那里等出租车呢,杜鹃看着焦急的文雅心情十分的不舒服,文雅人很善良,年龄也很大了,应该有一个很好的归宿了。可是,张平人也非常的好,真是一个非常难找的男人。

可是,杜鹃还是情不自禁地跟了出来,在树的背后,将自己偷偷地隐藏了起来,又鬼使人差地打个出租车,在后面尾随了上来。

杜鹃整整跟了文雅一整天,文雅和张平在一起那亲热的表情和关心的动作,心理极其的不舒服,几次都想出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身材和飘逸的长发,展现一下自己优美的身姿,可是,最终都是洛阳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最好因为自己的曾经的欢乐留下的伤,而没有将自己托到他们的面前,觉得那满自信的骄傲在张平面前一点都不重要。

跟了一天,最后还是文雅将张平领导了她们的公寓,张平在公寓的门外停住了脚步,目送文雅回了公寓,自己开车离开了。

此时的杜鹃心理极其的不舒服,看着两个人亲密的分手之前的那一刻,杜鹃几乎瘫软在了那个拐角的黑暗的角落里。最后,还是回了公寓。

杜鹃在文雅夸奖张平的唠叨声中睡着了。

事情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文雅是一个实在人,只顾着自己高兴,却没有觉察到杜鹃的心情。

有一天,文雅的家里有急事,没有来得及告诉张平,就几匆匆的回家了,在走之前告诉杜鹃,如果张平晚上来找自己的话,就让杜鹃告诉自己回家了,家里有紧急的事情,过几天就回来。

而杜鹃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难过。总之,心情是矛盾的,好多天不太好的心情,突然伴随着文雅的交代好起来了。开始收拾房间,打扮自己,调节一下自己的状态,还特意的去路边的小商店,买了一些张平爱吃的食品,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这么做。

结果,这一整天在公寓里郁闷的非常的不舒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怎么都是心理毛躁。

终于,熬到了天黑。

张平象往常一样,开着小车来到了公寓的楼下,开始用汽车喇叭的声音呼唤文雅,可是文雅没有出来。

焦急之下,张平进了公寓,出呼意料的发现了杜鹃。开始,还有些激动,但是看着极其沉着冷静的杜鹃,也就没什么了,但是在一问一答的对话中,可以发现,张平依然对杜鹃的好感,一点也没有减轻,仍然还是那么的激情如出,杜鹃营口治疗羊癫疯最权威的医院在矜持的做作中忍耐不住了。

开始向张平进攻,眼泪和声音一起悲伤哭泣,简直弄得张平无法对付,就在公寓里。两个人,开始喝上了酒,一直喝到了后半夜。

结果,在那里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一幕,事后也都没有后悔的感觉,到觉得非常的亲近,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度过了甜蜜而浪漫的一个月,他们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还有一个文雅在期待着完美的未来。

这一夜,雨下的很大,有的人非常的紧张,有的人非常的焦急。可是,谁都没有停止自己行动。

文雅在风雨中焦急地回来了,张平和杜鹃在雨夜中的公寓里酣睡着,忽然,两个人就象同时做了个小梦,梦到了文雅在风雨中哭泣。两个人似乎都知道对方想什么,也都在翻来复去的折腾着,不想说出来。

就在这时候,公寓的门开了,一个两个人都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屋里一片漆黑,从走廊的灯光中辐射过来的光线,可以看到掉地上有三双鞋,两双是干干的,其中一双是杜鹃的,另一双是张平,因为张平的鞋是文雅买的,文雅当然认识了。另一双是文雅了,湿漉漉的。

文雅站在那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公寓里也一点声音也没有,公寓里的灯没有亮,呼吸的声音非常清晰,是三个人的。

文雅转身轻轻地将门关上,静静地离开,在黑暗的雨夜里顺着那条小巷走去。后面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紧急地追了过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将文雅抱住,不顾一切地将文雅背在了背上,也不顾文雅的摔打,也不管文雅的挣扎,将文雅背到了公寓。

三个人静静地坐者,都没有说话。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utxgb.com  金光灿烂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